朱佑哲:菲律宾是赚钱的天堂吗?

老朱随笔 朱佑哲创业笔记

最近呢,比较闲。

因为疫情的原因,民宿基本上没有什么生意。

记得5年前刚来菲律宾,小柯带我逛了一圈SM,据说是亚洲最大的商场。逛完以后,小柯问我什么感受,我说觉得跟国内没什么区别。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商场不计其数。

小柯笑着对我说:朱哥,菲律宾是赚钱的天堂。

这个地方,是聚宝盆,是风云地。

在菲律宾到底多好赚呢?

全国富豪排行前10人中,有7个中国人。

在菲律宾目所能及的百货店,药店,餐饮,商场等等凡是有点名头的生意,大多都由中国人把持。一个不起眼的老华人,往往拥有当地好几条繁华街道的地产。

赚钱似乎真的很简单。

但是,又不简单。

这5年来, 跟小柯作为搭档,跟着李哥,还有正哥一起踩了无数的坑,做了无数的抉择,才终于有了今天一点点小的成绩。

大boss有一个民宿在天使城,从去年我终于也第一次分到了股份,虽然只有10%股份,算下来也分了几十万人民币。对于我来说,不算少了。

天使城在距离马尼拉2小时左右的一个地方,这个地方我第一次来的时候,感觉太破了。

后来才知道,这里有闻名菲外的“Walking Street”,华灯初上,欧美人,印度人,中日韩人等各色人种开始多了起来,宛若旅游胜地。街道两旁绚丽迷离的灯光和穿着妖艳的本地人迎面而来,这里是驻菲美军的后花园,是泰国的芭提雅,是日本的歌舞伎町。

小柯经常跟我说一句话:来菲律宾的人,大多是在国内混不下去的人。

这话虽然伤人,却也道出了一部分事实。每个远走他乡的人,都有不尽相同的境遇。

但选择来到菲律宾,想必都有难言之隐。说实话,要不是为了生活,谁愿意背井离乡呢?

小柯是我大学同学,毕业后开公司创业,赔得一塌糊涂,欠银行300多万,无奈之下网上找了一个黑中介,毅然跑到马尼拉。

我呢,大学折腾了N多网络赚钱项目,最后还是干了灰色项目,才算没有那么惨。

但是在西数工作了3年,我越来越看不到希望,虽然一年也有几十万的收入,吃喝不愁。

小柯刚来第一年就把欠银行的300多万还上了,这让我不由地心一动。

管他黑猫白猫,管他黑色灰色,能赚钱就行。

结婚后,老婆催我在成都买一套大点的房子,又要买一辆好一点的车,等等各种压力,也是不由地焦虑。

记得,刚来的时候,各种不适应。

这几年,感激兄弟小柯,作为我的最主要合伙伙伴,带我在这里扎根生长。

感谢李哥、正哥的信任,一步一步把我推上来。

感谢大BOSS的赏识,民宿项目、Shopee、lazada,一个又一个项目都带着我,从最开始的带团队,现在也都有了一点点股份,成了合伙人。

这几年,也见到了许多靠谱、不靠谱的项目。

黑的,白的,有本的,无本的,投机的........

这一切把来马尼拉淘金的人卷入欲望的漩涡之中。

金钱,权力,肉体是这里的主题。

这里光怪陆离,似乎很多人都坐上了过山车,你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登上高点,更不知他什么时候会黯然退场。

有人干的无本买卖,下手专挑中国人。

有人一按键盘便卷走上百万而东躲西藏。

有人从事猎人行当,以抓人领赏为生。

有人从身无分文到坐拥10家店只用了2年。

有人从千万资产到破产逃亡只要一个晚上。

钱的多少,在这里是评价一个人的唯一标准。

你说什么?道德?善良?几块钱一斤啊?

还好,小柯和我在李哥的建议下,都选择了急流勇退,我们从刚开始的入行,到现在已经完全跳出来。

最近几天,我和小柯就住在正哥家里。

正哥老家是福建的,现在是香港合法居民身份,10年前就在马尼拉买了一套别墅。

我和正哥彻夜长聊,从最开始大学期间在网上折腾项目,一直聊到网上各种赚钱项目。

正哥最开始在香港做皮具生意,对互联网完全一窍不通,听我讲网上那些事情,他竟然非常感兴趣。

正哥说,我采访采访你。

我说好,明天开始。

wallhaven-lqeodp.jpg

评论已关闭